Private EM Writes

收放自如
是藝術

giraffe

長頸鹿醫生

越嚟越多 emergency medicine specialist private practice。見到同行/同學朋友仔又一齊做嘢,EM 喺私營都發展良好當然開心。分享一下私營的日常,等大家有興趣私人 practice 之前,有啲準備遊戲規則是如何。

其中一樣私營 EM 比較大的分別,就係醫生要 “單打獨鬥”。你自己就係一個 A&E department。收症係你,診症又係你,ward round 1st round 2nd round 都係你,你 make 嘅就係 final decision。 

 

偏偏私營嘅世界,病人期望更高,希望睇佢地嘅都係 “該方面嘅專家”。

 

「陳大文,今日嚟睇心口痛氣促入院檢查。你嘅主診醫生係急症專科長醫生。」護士說。

「吓?點解唔係心臟科?」

「若果檢查完主診覺得有需要,就會搵心臟科醫生作會診。」

「會診?咁我咪要比兩次錢睇兩個醫生?」

「係呀。」

「我早兩日又屈親膝頭喎」

「無問題呀,有需要咪睇骨科囉。第三個醫生」

「咁手指痕呢?」

「得,皮膚科,第四個」

「咁住院期間斟滾水淥親呢?」

「都無問題,燒傷外科,第五個。好難搵㗎。」

「咁我駛乜睇第一個醫生呀?」

「咁你想比五個醫生錢定睇一個吖?」

「……」

 

以上笑話當然誇張咗(其實只係誇張少少),不過絕對反映到現實嘅情況。

自己單打獨鬥,要高度 sub specialised 地處理好病人全部問題,但係又要讓病人覺得你有 “存在的價值”,點樣拎到平衡點,幾時自己全權處理,幾時放手,是一門藝術。當中涉及自己嘅專長、信心、手藝,以至病人溝通技巧,通通重要。

忽然間就發覺,我哋 EM specialty 嘅 all round training 同 exposure 原來好重要。最有滿足感一次,有位病人撞車,都算嚴重,但係病人堅持想入住私家醫院治療,但是當刻搵唔到醫生接手做主診。結果我自己硬住頭皮自己 take 咗個 case,開咗一個 “私人trauma call” 召集自己做NS/ORT/ICU 嘅朋友仔夾手夾腳處理咗。又真係搞得掂唔駛轉院喎。睇住病人好返出院,仲連番道謝,開心死。


經驗與成長,並不是一朝一夕嘅事。由於大家 EM training 嘅 pathway 同 exposure 都唔同,變相可塑性高,大家努力珍惜每次 training 嘅機會,各自修行各展所長,他朝一日必會用得著。共勉之!